手機裡存了一堆照片都是要寫網誌用的,可是我生文章的速度真的很慢,從今天開始為期兩星期的復活節假期(只有學校才有放假啦~),早上不用去上德文課,加上第二個星期大爺跟他的男性友人們要去拉斯維加斯過應該是這輩子最後一個的"只有男人們的假期",放我一個人在德國,少了一個巨嬰要照顧,我應該會有很多時間卯起來寫新文章囉

===================================== 續前篇 ============================
<求職篇>

繼續前往拜訪 Cebit 的第二個重頭戲→ 位於第6館的 「Job Market」。進入第6館,很努力的東找西找才終於被我們找到「Job Market」,大爺露出非常失望的表情,因為當年他來Cebit 找工作時,「Job Market」可是佔據了整整一個館那麼大啊,而這次卻只有小小一區約20個攤位而已;我就常抱怨大爺太樂觀,老是說啥報紙電視天天在說IT業市場回升,職缺供多餘求,政府宣佈短缺20萬IT人才... 我怎麼可能找不到工作,是我不夠積極...巴拉巴拉....最好是這樣啦,所謂市場回升也不過是從最最谷底稍微回升一點點,跟當年他求職時網路業熱到不行的年代差得可遠了,而且政府的話能相信嗎?那只是為了穩定民心的喊話啊,真相在哪裡,看看Cebit 展就知道啦~~

雖然只有小小的一小區,還是要好好利用一下,大部分的攤位是「人力仲介公司」,有些只提供特定領域的職缺,有些是特定地區,一個一個上前詢問有沒有在Stuttgart的職缺,有的話再深入多聊一些。大概是身為亞洲人竟然想跟德國人搶工作太惹人注意,等我我掃完所有攤位,停下來打電話給大爺問他人在哪裡時,竟然還有人主動跑來問我是不是在找IT的工作,只可惜他提供的工作地點是在漢諾威,只好一臉惋惜地跟他說抱歉。

從Cebit 回來已經一星期,我已經不抱太大的希望能靠那些人力公司找到工作了,不過,和他們的談話卻讓我發現一件事情,就是我很容易會讓別人誤以為我的德文很好,因為剛開始的對話都是很基本的德文:學校主修科目是啥?工作過幾年?找哪種工作?在哪個城市?在德國多久?為何要找工作?......這些東西說過太多遍,我早就能一口氣不換,巴拉巴拉的回答完,就很容易讓人家誤以為我德文很好,可是只要一開始深入一點的東西,例如對方介紹自己的客戶有哪些,德國除了幾個超級大公司我認識外,一般非民生產品的公司我知道的根本沒多少,所以常常聽不懂人家講的那個字到底是某家公司的名字勒?還是某個我不認識的德文單字?唉,這又讓我想起某次面試時,對方看我沒聽過他的某個大客戶的名字,很努力用德文跟我講解那是家做車子引擎裡面某個東西的大廠,ㄟ...我怎麼可能聽的懂那到底是啥鬼東西啊??


<飲食篇>

時序接近下午4點,從早上11點半就進入展覽館的我倆,開始腳酸肚子餓,討論了一下,反正展館裡面的食物只有三個字可形容:「貴、貴、貴」,連一份Currywurst、一片小小的速食Pizza都要價超過5歐,那我們乾脆去位於園區內的「慕尼黑啤酒館」吃午晚餐,一進入餐廳,哇~根本就是直接把啤酒節時的啤酒帳棚直接搬來 Cebit,連現場演奏的樂隊都有,非用餐時間,直接挑了個樂隊前方的位子坐下來,打開菜單,OMG,啤酒節時啤酒帳棚裡的酒已經比一般餐廳裡的貴了,這裡的啤酒還比啤酒節時更昂貴,如果我記得沒錯,一杯一公升的啤酒要10歐多,算了算了,反正也不是來喝酒的。

掃了遍菜單,無論是主餐還是附餐都不便宜,最後決定兩人合點一份看起來最划算的17歐「德國豬腳」;「德國豬腳」我們在其他地方吃過好幾次,每次份量都大到兩人吃一份飽到要吐出來了還吃不完。豬腳很快就上桌了,耶~~怎麼好像有點小.....已經餓到的兩人馬上開始吃了起來,一下子,就盤子朝空光溜溜,問問大爺:你有吃飽嗎?大爺說:OK啦,但沒有很飽。我也只有7分飽耶,原來價格看起來很划算的原因是因為份量很少啊啊啊!!




<不看電腦看家俱篇>

前陣子在網路上晃到過某位愛好經典傢俱的網友:phyllis productions 的家,對於所謂的經典傢俱有點懵懵懂懂的認識。吃完午晚餐後,我和大爺繼續逛 Cebit ,晃啊晃啊,就被我們晃到一個以家庭視聽娛樂為主題的展館,為了要展現舒適的高科技客廳,很多廠商就直接把懶骨頭、看起來超舒服的沙發..等全搬到展場,看左邊的圖,一堆人躺在懶骨頭上享受前方的超高解析的超大螢幕。因此就被我看到phyllis曾介紹過的大師經典傢俱,剛發現時我還不敢相信,拿起下圖左那張沙發上的標籤一看,大大的德國設計師名字就寫在上頭,讓我不得不相信我竟然如此幸運地遇到了大師名作,關於圖片裡的沙發更詳細的資料請閱讀Phyllis的文章:

左圖 --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1886-1969)的「巴賽隆納椅」:不可不知的傢俱設計大師
右圖 -- LC4 Chaise Longue躺椅:設計師名椅新玩具入手






<歸程篇>

時間來到傍晚6點,我倆已經走過超過一半的展覽館,代價就是→腳已經不是自己的了,許多廠商都已經開始收攤了,距離我們回家的ICE還有40分鐘,該是揮別Cebit的時刻了,踏上連接展覽館與車站的玻璃帷幕通道(即右圖),疲累的我們已經沒有力氣走動,就讓輸送帶送我們到另一頭的車站。然而,故事還未結束.....

平常日子只有區域火車停靠的展館車站,因為Cebit,湧進了一列又一列的ICE準備運送疲累的鳥兒們回到遠方溫暖的家, 一列又一列的ICE聽起來就不是個好兆頭...。同一個月台10分鐘內湧進了 3 輛ICE,在萬頭鑽動下,我們上了不該上的第2輛ICE,直到查票員來到了我們的座位,看了我們手上的車票後,才知道我們上錯車了,幸運的是第2輛和第3輛ICE前面有一段路程的重複的,趕緊在下一個停靠點下車,換到我們該搭的ICE。有驚無險後兩人天真的以為,我們終於可以一路無事直達Stuttgart,誰也沒想起,我倆只要搭超過3小時路程ICE回家時,就會有莫名其妙的事情發生,導致我們老是在半夜無人的Stuttgart火車站痴痴等待最後一班回家的區域火車 (跟前一班相差一個半小時)。看看時間,我們的ICE應該快抵達法蘭克福了,此時傳來廣播:各位旅客很抱歉!在進入法蘭克福的鐵橋上因為不明原因躺了個屍體,OMG,所以我們不能上鐵橋直接進入市區了,我們必須要繞道,至於會因此延誤多久,我們也不清楚....。噁,所以當我們終於抵達Stuttgart時,當然已經錯過了原本要搭的火車,最後回到家時已經半夜2點了。從早上6點就出門,到隔天凌晨2點才到家,歷程18 個小時的劉姥姥逛Cebit 到此結束,謝謝收看。


PS:想要看原尺寸大小和更多照片的人,請移駕至我的相簿


ev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