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很藍,太陽很大。

不過,不要看上圖大爺只穿短T,其實只有拍照的那一分鐘而已;畢竟是冬天,南歐雖不似德國般嚴寒,但超大的太陽+乾冷的寒風還是把我倆凍得嘴唇都脫皮了。




這張是在高第設計的「米拉的家」的屋頂上拍的,看我包成那樣就知道其實還頗冷的。因為風大,所以我頭髮是綁起來的,頭上帶的還有那條紅色鍊子是導覽耳機。

 


ev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