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德國其他地區有沒有這樣的風俗,但在符騰堡洲這,每到夏天,大大小小的城市村莊,都會舉辦各自的夏日慶典,8月初終於輪到了Stuttgart,從星期四起一連四天,剛好星期六又是Stuttgart足球隊這個賽季在地主球場的第一場比賽,大爺哥想要帶三歲的女兒去看她生平第一場的現場球賽,生為教父的大爺,怎麼說也不願意錯過小女孩的第一場球賽(可見足球對德國人多重要),就決定我們先一起去看比賽,比賽完後,我和大爺兩人再繼續去 「Sommer Fest 夏日慶典」。


在球場車站和大爺哥與主角--三歲的小女孩(這篇文章拖到今日,小女孩已經四歲了)會合後,先到票口買票,因為是為了小女孩而來看比賽的,所以買了「親子區」的門票;入場找到座位坐下後沒多久,大爺哥就發現前方有「Stuttgart的吉祥動物--Fritzle」,連忙抱起小女孩衝到最前方去看會動的Fritzle(下圖左),因為我們家和小女孩家都有這吉祥物的布偶(下圖右),所以她其實對Fritzle已經非常熟悉了,但第一次看到會動的Fritzle,還是讓三歲的小孩異常興奮。這興奮沒有隨著Fritzle後來跑到別的地方而遠去,開球後,似乎被不遠處敵隊球迷的瘋狂吶喊給感染(我們的位置不幸是在敵隊球迷區附近),可是別人喊的是為球隊加油,小女孩喊的卻是「Fritzle!Breunibaer!Fritzle!Breunibaer!Fritzle!Breunibaer!」(Breunibaer 也是某種玩偶的名字),非常有規律的:大喊「Fritzle!Breunibaer!Fritzle!Breunibaer!Fritzle!Breunibaer!」,停下來,伸手拿一顆我買的爆米花,放進嘴巴,繼續大喊,然後停下來,拿爆米花,放進嘴巴,繼續大喊~~~(如此重複)~~直到上半場接近尾聲時,才開始覺得累了,伸手跟爸爸討抱抱。



Stuttgart最後在自家球場以0:3慘敗敗敗,哀,好像自從我搬來Stuttgart後,Stuttgart的戰績就每下愈況,難不成是被我帶衰的?

和小女孩說再見後,剩下我和大爺兩人繼續搭地鐵往市中心的宮殿庭園前進;已經在市中心混很熟的我,從車站出來後,馬上拉著大爺從國王大道上拐向左邊的一條拱廊,穿越過拱廊後,呈現在眼前的就是下面的這幅景象,藍天白雲下,映照在人工湖上的是一旁中古世紀的城堡和湖岸臨時搭建的白色帳棚,湖上還有許多天鵝和鴨子不及不徐得游來游去,肚子餓了就游回岸邊,爭奪遊客手上的食物。


突然從湖的另一頭傳來了女高音的樂聲,興奮的我拉著大爺直往歌聲的來源衝過去,等我越過整個人工湖,穿過人群,來到歌聲的來源--新宮殿的某個側門門口,此時女高音已經結束歌唱了,換上了弦樂三重奏,觀眾就或站或蹲,隨意在門前圍成個半圓形,欣賞這場免費的音樂會。大爺看我聽的入神,就對我說,那我們哪天買個票進音樂廳聽吧!瞪了大爺一眼,我才不要進音樂廳勒,那種必須死死坐在台下兩小時,只有聲音沒有動作的表演,我大概很快就會跟周公打招呼去了,雖然我還蠻喜歡古典音樂的,但古典音樂對我而言,就應該像是生活的一部份,不應該是要付出高昂的票價,特意穿著正式服裝,假腥做態裝優雅進到被水晶吊燈裝飾得奢侈華麗不可親的音樂廳,而是應該如此隨意的打開一扇門,架上兩個音響,就演奏起來,喜歡聽的人來,不喜歡聽的人走,開放式的演奏場地,讓肚子餓了口渴了的觀眾,也不會因為走到一旁買麵包夾火腿和啤酒而錯過任何片段,讓古典音樂成為生活的一部份,這才是我喜歡的古典音樂。

聽完音樂肚子也餓了,該是覓食的時候了;不要小看這些環繞在湖邊的白色帳棚,帳棚裡外法國餐廳式的高貴裝飾,還是讓人不敢隨便越雷池一步。




不祇是只有裝飾而已,廚師們可是把吃飯的傢伙都搬出了。














玻璃冰櫃裡葡萄酒加生蠔,看得令人十指大動;原來這夏日慶典,就是美食與音樂的慶典,Stuttgart城內眾多知名餐廳與Pub都全員出動(聽說有一家還是有星星的餐廳耶!),從法國生蠔、西班牙海鮮飯、義大利Pizza、傳統德國料理、到中式炒麵,隨你愛吃什麼,不用開車環繞Stuttgart城,幾步路的距離就可享受各式佳餚;口渴了,看是要喝啤酒,還是香檳、葡萄酒、調酒,隨你挑。走累了,宮殿花園裡到處都有長板凳,要不隨意坐在湖邊,把手上吃剩的麵包丟給天鵝。








雖然我常抱怨德國真是個無聊死的國家,但偶爾還是會有好玩的東西出現啦!下一篇會是我等待了一整的夏天的『威尼斯面具節』,不過,要等我五天後從蔚藍海岸玩回來才有機會提筆囉!就醬子!Chao~


ev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