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第一天到大學旁聽的日子,其實一直很擔心,會完全變鴨子,因為我現在的德文還是比英文差很多,回想當初在美國唸書時,第一個學期除了老師交代的作業和啥時要考試有聽懂外,其他大部分都有聽沒有懂。

因為我之前的語言班是租用大學的教室上課的,對大學的校園已經很熟悉了,沒想到還是發生找不到系館的糗事,連問兩次路人才找到後現代玻璃圍幕大樓的系館。今天上的是大爺推薦我聽的 Frank  Leymann 的課,他之前是大爺公司裡響叮噹的科技大老(註一),大爺以前聽過他演講,不過,不知道他已經辭職跑來學校當教授啦~~

上課時間一到,Leymann先生就在前面放起投影片,ㄟ,投影片是英文的,原來教授在德國和台灣都一樣,喜歡放英文的投影片啊~~~不過,此時非常慘烈的事情發生了:我眼睛看的是英文,耳朵聽的卻是德文,結果是看也看不懂,聽也沒聽進去,大腦的語言區塊遭到此生最嚴重的凌虐,英文與德文互相糾結,不知該用哪一種語法分析那不斷傳入的資訊。好家在,過了10分鐘後,大腦終於分析出解決的方法:當看投影片時--切換至英文,關掉耳朵;不看投影片時--切換至德文,打開耳朵。解決了英文和德文打架的問題後,終於可以專心聽課了。下課後,才發現之前的擔心 ( 鴨子聽雷 )是多餘的,大概是因為這堂剛好是技術方面的課程,一來我本來就大概懂一些,二來技術的東西說來說去就那幾個專有名詞,那幾個名詞大部分時候還剛好會是英文,所以整堂課竟然可以聽懂60~70%,之前在美國會第一學期上的很痛苦,大概是因為那時我是轉換跑道,完全沒有基礎,什麼都還不懂,專有名詞也都不認識,所以才會老師講的每個單字我都認識,但組在一起就一整個呆掉的事情發生。總之,第一天上課除了剛開始找不到教室的糗事外,一切都很順利,唯一要擔心的就是之後開始下雪後,我可能就寧願窩在家不願意出門了。


註一:Leymann 先生有多響叮噹勒?大爺說如果他繼續待下去,非常有希望往上再升一級到→ Fellow。


ev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